1. <menuitem id="fslv6"></menuitem>

      <menuitem id="fslv6"><dfn id="fslv6"></dfn></menuitem>
    2. ENGLISH | 企業郵局 | 站點地圖 | 聯系我們 
       
       產品分類:
       關 鍵 字:
       
       
      首頁>>新聞中心  
      金融開放漸成“雙向道”,外資如何活用QFII、QDLP
      發布時間:2020-11-12 發布者:辦公室 點擊:76次
      來源:一財經 發布時間:2020-11-12 11:23 搜集整理:中國產業網

         “雙循環”下,金融更高水平開放是重點之一,中國正從早前的“引進來”不斷過渡到“雙向開放”,這也回應了眾多外資金融機構的訴求。近期,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在QFII(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和QDLP(合格境內有限合伙人)等額度和投資范圍放寬等變化下,外資機構有了新的在華展業戰略。

        10月,外管局相關負責人透露,近期計劃分批次新增QDII(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額度約100億美元。同時,正在北京、上海、深圳三地試點的QDLP/QDIE(合格境內投資企業)政策也將進一步擴大規模。而在9月25發布的QFII新規有序擴大QFII投資范圍,新增允許QFII參與交易所融資融券、轉融通出借、私募投資基金、債券回購、金融期貨、商品期貨、期權等。

        在“雙向開放”下,外資將如何活用QFII、QDLP等資質?

        QD額度放寬有助外資發揮優勢

        “QDLP對外資而言至關重要。”野村投資管理總經理吳海鋒日前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

        2017年開始,眾多外資機構開始在上海設立外商獨資企業(WFOE),并備案成為私募基金管理人(PFM)。鑒于外資私募相較于本土機構仍存在本地化轉型、募資等挑戰,QDLP的資質有助于它們先進行差異化經營,發揮布局海外市場的優勢。

        例如,野村投資管理的WFOE于2018年1月在上海成立,而其4000萬美元額度的QDLP則在同年11月被上海市政府核準。“在外商獨資企業之下,我們成立了一個合格境內有限合伙人基金,采取主動策略經營日本股票投資并通過各種銷售渠道賣給高凈值客戶。”吳文峰表示。一般而言,機構可通過QDII額度(僅針對公募型機構)投資海外眾多不同標的,而QDLP是外資私募業務的關鍵部分,通過QDLP募集的資金可投到海外母公司的基金中。

        近年來,QDLP無論是在額度還是在持續性方面都不斷改善。QDLP是上海先行先試的創新項目,于2013年以來正式啟動。第一、第二批額度分別為5000萬美元和1億美元,其間一度暫停;不過,2018年4月,外管局表示將穩步推進QDLP和QDIE試點工作,并將上海和深圳兩地試點額度分別增至50億美元。同年就有多家WFOE PFM的子公司獲得QDLP業務試點資格和額度,并在基金業協會完成登記;到了2020年,北京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也推出QDLP試點,吸引了橋水基金、橡樹資本等多家外資機構參與。據第一財經記者了解,部分機構單家獲得的額度已高達3億美元以上。

        此外,早前監管要求WFOE專門另設立子公司來發行QDLP產品,而目前已經可以不用多設主體。同時,鑒于QDLP整體額度仍有限,因此監管在對機構人員兼職方面通常會作一定的靈活處理,這也有助于外資機構管控成本。

        吳海鋒表示,QDLP對于外資機構的下一步展業至關重要。如今QDLP額度的不斷增加和正常化,令外資機構獲得了更多展業機會和資金來源。

        眾多機構已獲得QDLP額度,包括全球頂級對沖基金和大型資管機構,如英仕曼、元盛資本管理、橡樹資本、貝萊德、瑞銀全球資產管理、黑石、惠理基金等。多數QDLP額度下的資金投向仍是歐美、中國香港基金,而日本市場則為少數。

        吳文峰稱:“野村通過QDLP將資金投入海外野村資管的基金,標的更多為日本高質量的上市公司。相比日本經濟的增速,事實上日本有眾多優質上市公司,例如優衣庫、尤妮佳等。”

        QFII投資范圍擴大便利外資募資

        盡管QDLP等利好不斷,但比起“走出去”,對于在華外資私募而言,加大對中國境內資產的投研、銷售能力才是主要任務,畢竟中國市場潛力巨大,而這也是外資巨頭在華籌建投資實體的初心。

        令眾多外資私募感到振奮的是,日前QFII投資范圍擴大,其中就包括私募證券基金,這也意味著初來乍到的外資私募有望解決“資金渴”的問題。那么下一步它們會怎么做?

        “一般而言,QFII母公司每年都會用一定的自有資本扶持旗下的子公司(即“種子資金”),但早年因監管限制,在華外資私募無法獲得這筆資金,同時外資私募起初在中國境內募資又存在一定挑戰,”吳海鋒對記者表示,”QFII新規于今年11月1日正式落地后,我們就可以獲得母公司的資金來作為種子資金。”

        當然,除了來自母公司的QFII資金,未來在華外資私募更需要爭取的是來自其他第三方QFII的委托資金。隨著全球負收益資產擴容,眾多全球大型養老基金等都不得不下沉到新興市場來尋求收益,而中國是必然的選擇。但要獲得這類資金,就要求在華外資私募能夠以“業績服人”。

        因此,吳海鋒表示,在監管政策不斷放松的同時,外資機構自身也需要不斷提升投研能力。

        不確定性下外資看好中國市場

        近兩年來,一個明顯的變化是,早年外界對通過QD類額度進行全球資產配置趨之若鶩,但近一年,QD類額度被搶的情況很少出現,相比之下,全球資本對“投進來”的熱情更高。這與中國經濟韌性強、中美利差不斷擴大、人民幣匯率穩中有升有關。

        野村投資管理基金經理桑健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盡管當前“拜登交易”提振了全球市場情緒,但事實上中國更專注于自身的改革和發展,這也將釋放長期經濟潛力。中國積極參與國際事務,即使是在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議》的背景下,中國仍繼續發揮領導力;在新能源方面,中國與歐洲開展合作,目前太陽能發電成本已經基本達到了電網平價。中國此前決定,二氧化碳排放力爭于2030年前達到峰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

        外資看好中國經濟增長前景的同時,更看好優質公司的成長性。“例如日本經濟雖然在過去20年僅增長10%,但好的公司卻增長高達3.8倍,因此我們更需要關注公司的能力,而中國有眾多這種優質公司。”桑健稱。

        就目前的風險而言,海外疫情發展和疫苗后續進展都是關注焦點。11月9日的疫苗利好,直接導致英國股市向上熔斷。輝瑞、BioNTech當日宣布其聯合研制的新冠疫苗有效率超90%。桑健稱:“90%的有效率的確高于市場普遍預期的65%~70%,但現在談論疫苗效力為時過早,在疫苗試驗過程中,需要多輪臨床數據,未來還有大量病例需要放進來,在量大的情況下數據是否穩定、是否會出現安全性問題才是關鍵,因此要到Ⅲ期臨床試驗結束后,才會有更多定論。”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版權所有 2008 浙江特產集團有限公司 地址:杭州市蕭山區北干街道三益線北 電話:0571-87823611 傳真:0571-87827000  浙ICP備07505715號
      技術支持:恩格爾網絡
      最新国自产拍天天更新,亚洲综合猫偷图区,美女大量吞精在线观看456,图亚洲色
      1. <menuitem id="fslv6"></menuitem>

        <menuitem id="fslv6"><dfn id="fslv6"></dfn></menuitem>